起床了大垃圾

哭了,肝了9000体力才发现,这仅仅是开始

【龙剑】复生始元(三十八)

明菱:

前文38.


又过了会,似乎是觉得安全了,树影轻轻一晃,有一团东西轻盈地落在地上,逐渐拉长,最后化成梳着双丫髻的少女模样。她站定后在原地转了个圈,嫩黄色的裙裾旋开,宛如一朵俏生生的迎春花。


少女很谨慎,左顾右盼,再次确定四下无人,这才蹑手蹑脚地靠近书斋,脸上漾开浅笑,敲响了雕花门,“赵公子,你还好吗,我听说你受了伤?”说话的声音也像花瓣一样软嫩清丽。


“藤黄?”赵公子听起来很激动,急急问道,“你怎么来了……啊呀!”伴随着一阵桌椅杯盏的声响,赵公子似乎想起身来开门,却发出一声压抑的痛呼。


等在门外叫藤黄的少女吓了一跳,忙关切地问:“你怎么样了!”看样子,好像里面一有不对,就随时会冲进去。


“我没事。”赵公子坚强地说。


龙剑二人此时还藏在假山中,看到这,龙宿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嗤笑,“难怪白天撞了头,不早些休息,还要来书斋熬夜读书,原来是书中自有颜如玉。要动手吗?”


剑子睁开眼,幽黑的眼中有奇异的光彩一闪而过,再细看,却又无迹可寻——那是道门窥破迷障的秘术天法眼。在天法眼的加持下,剑子看到那少女的背影上还叠加了一层的幻象,左摇右摆,细看才辨认那是一条中间分叉的毛茸茸黄色狐狸尾巴。


狐尾摇摇摆摆,显得很欢快。


剑子顿了顿,说:“再看看吧。”


这时候,书斋的门终于开了,少女一抬眼,惊得捂住嘴,尔后泫然欲泣,“赵公子,你竟然伤得这么重!”眼前的赵公子,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扶着墙虚弱地站着,好像风一吹就会倒。


而这个白天还拿着扫帚暴躁赶人的赵公子,此刻的表情却是温柔,显出俊眉修目的好样貌,安慰她说:“吓到你了吧,你莫慌,我不要紧的,看着吓人罢了。”又想起什么,解释道:“要不是这样,还不能把那什么臭道士赶走。”


那厢少女眼中含泪,将信将疑:“真的吗?”


这厢龙宿斜了剑子一眼,剑子面不改色,看起来对这种事情毫不介怀也不意外。


龙宿只好自己评论,他很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幸灾乐祸,“可惜,赵公子这个头白撞了。”


并不知道自己实际上白撞了头的赵公子,正柔情似水地望着藤黄。所谓月下看花,灯下看美人,少女含羞的脸红红的,赵公子心头悸动,忍不住执起素手,轻唤:“藤黄,为了你,怎么都值得。”


藤黄含羞带怯,柔顺地任他牵着手,略带不安地问:“真的,你不怀疑我?”


赵公子心潮翻涌,又是感慨又是忿忿地道:“你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孩子,我简直就是遇见了天上的仙女,真是奇怪,怎么一个两个都怀疑说我撞了邪?哼,十有八九是那群秃驴老牛鼻子为了讹钱,这种事我见得多了。再说,你那么温柔善良,就算你……就算你真的是妖精,也不会害我的。”


少女羞怯地低下头,赵公子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见她声如蚊呐地轻轻应了声。


赵公子一拍脑门,牵着少女的手说:“对了,藤黄,上次我说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来,你跟我来。”


少女眼睛亮亮的,期待地望着他。两人说说笑笑往里走,书斋的雕花门被带上,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门一关,龙宿的视线就挪到道士身上,摸着下巴长吁短叹,“唉,花前月下,郎情妾意,真是羡煞旁人,剑子大仙,汝真的下得手么?”又说:“小芸与张生是人鬼殊途,结局惨烈,这一对又是人妖殊途,如何,剑子,汝预备当一回法海吗?”


剑子抬眼,慢吞吞地道:“你这两天未免太活跃了点。”


“人逢喜事精神爽,难免的。”龙宿说,一脸就是这样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


剑子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毫不留情地泼他冷水:“八字还没一撇,高兴得太早容易翻船。”


龙宿摆摆手,半真半假地控诉:“人生得意须尽欢,剑子,汝道心似铁,吾还怕高兴得太晚就没机会了。”


剑子清了清嗓子,“好了,要紧关头闲话以后再说,龙宿,你这几天在学画符咒,定身符会了吗?”


虽然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在客栈的时候,剑子就见到龙宿捧着一卷符咒入门的道门古籍在看。符箓之法博大精深,又是最常用的施法方式,因此几乎是每个修道者必学的本事。但符箓之术最考验天分、悟性和耐性,有的人能凭一张符纸通天彻地,但也有的人一辈子都不能入门。


说是盲目自信也好,剑子相信龙宿有这样一点即通的本事。


果然,龙宿斟酌地道:“有七八成的把握。”


剑子点点头,“差不多,等下你见机行事。”


“还有,等下记得非礼勿视。”


“这种事,不必汝多说。”


“还有……”


“还有什么,一次性说了吧。”


剑子低头笑了笑,神情间十分宽纵,像是对着无理取闹的孩子,看得龙宿心里一阵阵烦躁——他向来善于伪装,也善于通过伪装增加别人对自己的善意和好感,可是他现在越来越感到厌烦。这大概就是作茧自缚的矛盾心理,既希望剑子见识到自己的本来面目,又不希望他发现自己的本来面目。


道士丝毫没有察觉到龙宿此时此刻五味陈杂的心情,他眼神温和,好似浸了春风的暖意,轻声嘱咐:“没什么,一切小心,如果有万一,一切以你自己的性命为重。”


龙宿一怔,神色复杂没有说话。


交代清楚,剑子默算片刻,忽然正色道:“时间差不多了,该起效了。”


话音刚落,书斋中传来“砰”的巨响,随之噼噼啪啪的杂乱动静,桌椅掀翻的闷响,瓷器碎裂的脆响,还有赵公子惊恐的大叫——“啊!什么东西,啊啊啊啊!”


纱窗上有巨大黑影一闪而过,龙宿眼神一凛,微微眯起金眸,电光石火的刹那他认出那个柔韧有力在不断摆动的黑影似乎是两条狐尾。


“轰——”贴了霞影纱的窗棂被狠狠撞开,一只身型巨大的狐獴从窗页的破口一跃而出,前肢才触及地面,后肢奋力一蹬,双尾狐獴如离弦的箭般朝竹林射去,眼看就要逃之夭夭,眼前白影一晃,如白虹贯日跃起,以飞瀑激湍之势落下,手持拂尘,旋身挥洒,尘影散开如一盆水银泼下密不透风,将狐獴拦下。


狐獴仰首怒嘶,凄厉尖利,叫声不断攀高,仿佛能穿破耳膜,空气微微扭曲,气流霎时波动,剑子眉头微皱,拂尘一转变攻为守,外放的罡气全力运转,音波冲到身周,尽皆被罡气冲散。


能割肤碎肉的声息,罡气一卷,临到头,不过成了一缕饱含杀气的拂面寒风。道士袖风鼓动翩若游龙出水,自高临下缠绕狐獴。


狐獴抓住方才道士回守那转瞬即逝的喘息时机,纵身奋力跃起,落地时一分为二,两只一模一样的狐獴,分别朝相反的方向逃窜,搏命之下它的速度快到极致,几乎成了虚影。


“龙宿!”


剑子来不及多说,已经腾身挪转去追那只逃往竹林深处的狐獴,早就等候在旁的龙宿冲他一点头,四目交接,一切尽在不言中。龙宿翻身跃出,动作轻捷无比。


剩下的这只狐獴有意甩脱追捕者,在地上打了个滚,瞬间变成兔子大小,钻进了太湖石林立的假山池榭中。


太湖石九窍玲珑,大大小小的孔洞绵延相连,又有夜色掩护,成了天然的迷宫,黑灯瞎火又哪里找得到藏在某处的狐獴呢。


龙宿眼中幽光微闪,他从袖中摸出厚厚一沓符箓,微微笑道:“还好,这两天练手用的没来得及丢。”


他从中抽出十几张符箓,上面“雷火”两字非常黯淡,一眼就能认出这是灌注灵气不足的失败品,不过用在眼下这种情况却再适合不过了。


龙宿沿着太湖石堆成的假山走了一圈,边走边甩符箓,他心算能力极佳,眨眼间,就在成百上千的孔洞中选择了十数个最佳的位置,一一堵上失败的雷火符,然后退开几丈,取出最后一张,闭目凝神口中默诵咒语,抛掷半空中。


“撕啦”,火苗蹿起,却始终蹿不高,只能不尴不尬地烧着,失败的雷火符一张张相继烧起,浓烟在孔洞中散开。太湖石一窍通九窍,若是及时出洞散去也就罢了,龙宿没安好心,选的都是最幽深逶迤的窍孔,浓烟在其中百转千回,不一会儿,整座假山中充满了熏人的浓烟。


一片烟熏雾缭中,龙宿胸有成竹静静等着。


火光还未熄灭,突然,眼前的烟雾中蹿出一团锋利的狐爪,直直地朝他的咽喉抓来——来了!

漆七:

最近很喜欢画跟恋爱有关的东西(*゚▽゚*)

P2更了个小车车ww

但美脁:

除个草,还在适应板绘。前段时间由戏曲的绣花褶子衣启发,在霹雳布袋戏里选了几名有代表性的折扇小生凑了这个同人主题——人面桃花

段子之吻痕(主三先天)

夢幻*海:

注:cp龙剑,渣文笔,ooc严重


正文:


这天,佛剑领了圆儿来宫灯帏,圆儿由仙凤带着去四处玩,佛剑则习以为常的看着龙宿剑子打情骂俏,顺便暗搓搓的数数自己又背了多少锅,这时候,圆儿嘴里塞的鼓鼓囊囊手里拿着点心跑了过来,递给佛剑,勉强说了句“好次~”,佛剑接过点心,却看见圆儿的手臂上,有个不该出现的痕迹——一个吻痕,佛剑指着那个吻痕,问圆儿:“这是哪来的?”


圆儿咽了咽嘴里的东西,“我刚刚看到剑子叔叔的脖子上有一个,感觉挺好玩就自己亲了一个!”然后使劲低了下头,够了够脖子,“不过我怎么都够不到脖子,剑子叔叔,你是怎么够到的?”


剑子赶紧整了整衣领,“我这个,不是亲的,不是亲的,哈哈”


龙宿干咳了几声:“咳,我这还有更好吃的点心,圆儿要不要啊~”


佛剑修罗: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龙剑Σ(っ °Д °;)っ:“好友,不关我们事啊!”

【龙剑】复生始元(三十七)

明菱:

37.狐惑


夜,已深了。


庭院深深,四下早已落锁熄灯,唯独被一丛丛高大茂盛的青松碧竹环绕的书斋还亮着。“桀—”哪里的夜枭发出一声似笑又哭的叫声,穿透几乎凝滞的岑寂。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龙宿搓了搓拢在袖子里快被冻僵的手,往手上哈了口热气,这才轻轻叹了口气,“吾觉得吾的脑子一定被冻坏了。”


否则在这种滴水成冰的晚上,他为什么不躺在温暖的大床上,抱着手炉,喝着烫好的小酒,而是……龙宿斜了眼站在旁边的道士,剑子就好像老和尚入定一样,从刚才到现在保持着一样的姿势——藏在太湖石堆积的假山中的山洞里,透过玲珑有致的空洞注视着不远处的书斋。


太湖石以“皱、漏、瘦、透”为美,赵家豪富,堆假山用的太湖石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看似一座婀娜多姿小山,上下左右尽是通透的孔洞,用剑子大仙的话说,“跟筛子一样”,中看不中用,完全没有遮风保暖的功能。


十二月里的寒风无孔不入,在通透漏风的假山里四处乱窜,仿佛在嘲弄这两个守株待兔的人。


过了一会,龙宿拢了拢披风试图把自己裹得更紧,呵着热气:“真冷。”


“好了,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点抵抗力可不行,”剑子眼睛还盯着书斋,虽然是抱怨的语气,还是朝龙宿伸出一只手,“来吧。”


龙宿飞快地睃了一眼,嘴上推辞:“这怎么好意思呢?”


剑子早就习惯他这假惺惺的一套,一点也没客气,“抱怨来抱怨去,你不就是想这样——好吧,龙宿公子,请借尊手,好让我降降温。”


好汉不吃眼前亏,吾今日不同这道士计较……龙宿少见的没有回嘴,双手握住剑子伸过来的那只手,捏了捏,对上面的温度很满意,索性反客为主,把剑子的手拖回自己的袖子里藏好。


龙宿的体温偏低,到了冬天就更低了,两只手十根指头贴上来,剑子几乎以为自己握住了一团雪。他神情不动,依旧专心致志地看着外面,手腕却动了动,不是被冻得退缩,而是摊开手包住这团冰冷的雪,熨帖的温度从他掌心和指尖慢慢透出来。


两人宽大的袖子落下,将袖中的一切动作都遮挡的严严实实。


谁也没低头去看,也不需要。


从孔洞中望去,书斋前的灯笼摇了摇,摇落一片惨淡的松风竹影。


龙宿看着那里,忽而轻轻道:“真的管用吗?”


他们守株待兔,等着那传说中的妖怪出现,可是大半夜已经过去了,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几乎让人怀疑会这样空等到天亮。


剑子沉吟片刻,他也没有笃定的把握,只说:“且等着。”


龙宿不知想到什么,竟低低地笑出来,“不过这一趟,哈,也算不虚此行了……”


剑子淡淡地瞥向他,毫无波动,仿佛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道门楷模,一代顶峰人物剑子大仙,竟然被人骂着骗子赶出来了。”龙宿长叹一声,好像也感同身受,很是惆怅,很是唏嘘。


“好罢,想笑就笑吧,憋了一天也辛苦了,”剑子说得温声和气,微微带着真诚的笑,“毕竟连累华丽无双风流倜傥的龙宿公子被扫帚伺候,剑子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两人对视一眼,目光一触即分,脸色都不太好了。大概是都透过对方眼里的揶揄,回忆起了当时不太好的遭遇了。


 


虎妖被收,云开雾散,他们也顺利地走出了那片密林深谷,赶在日落前进了泽州城。城中大户赵员外家,就是剑子此行除妖的目的地。


赵员外家财万贯,平日里常常修桥铺路施粥,是郡中有名的大善人,大约半月前,赵员外遣了管家带了重金来到道门求助,说赵公子被妖怪缠上以至家宅不宁,恳请道门派先天高人襄助,事成之后必有重谢云云。


捉妖嘛,属于道士的职业范围,修道人虽然大多清高出尘,视金钱为粪土,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行走江湖金钱总比粪土有用,所以道门中人偶尔也会接点外快。剑子那时候因为某个心知肚明的原因正打算下山一趟,刚好碰上赵管家上门,不知是出于掩人耳目还是出于顺手帮忙,反正就接下了这个委托。


哪知到了赵家,就碰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钉子——赵家公子的极度不配合。


一听说有道士上门,赵家公子就发起疯来,砸了东西发了好一通脾气,骂怪力乱神江湖骗子,闹着要家丁把这个道士赶出去。


剑子一进门,还没喝上口热茶,就有个锦衣公子冲进宴息厅,指使着家丁举着扫帚气势汹汹要赶人。赵员外闻讯赶来,又羞又恼又怒,一边骂着竖子无礼,一边要人拦下赵公子。原本的家丁看看这头,看看那头,犹犹豫豫不敢动,而那公子见了爹,也不怂,嚷嚷着“你是恨从前那几十碗符水没把我毒死”,众人慌忙去拦赵公子,哪知推推搡搡中赵公子不慎摔倒在地,一头磕在官帽椅上,当即就眼皮一翻晕过去了。


顿时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喊大夫的喊大夫,哭少爷的哭少爷,赵员外差点被气晕过去。


剑子身为这场闹剧的导火索,站在那里无人问津,龙宿陪同剑子而来,眼神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剑子哭笑不得,板起脸说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赵公子被带下去救治,赵员外缓过一口气,对上静静站在一片狼藉中的剑子仙师,又尴尬又羞愧,刚要说几句好话,不料剑子面色如罩寒霜,怒道:“阁下门槛太高,剑子技艺浅薄,有自知之明,就不在这里‘骗吃骗喝’了。”说罢,决然拂袖而去。


留赵员外在原地跺足,唉声叹气。


然而事实上呢?


“赵员外没想到吧,汝出门拐了个弯,就住进了街那头的客栈里。”龙宿感慨。


剑子摇摇头,意味深长地道:“谁说的?没过多久,赵员外就亲自上客栈来道歉,还执意包下了客栈里一切食宿花费,还说因犬子不肖劳道长两次上门,等事成酬谢翻一倍。”


龙宿一愣,刚要问我怎么不知道赵员外还来过了,想了想,在客栈落脚后,自己被留在房间里画符咒,剑子出门采购了一趟,那么赵员外大约就是那时候来的。


赵员外能挣下偌大一份家业,成为郡中屈指可数的大户人家,果然不是没道理的。


 


寂静的冬夜中,隐隐有梆子声传来。拂过遍地霜花,风似乎也更冷了些。


“四更天了,”剑子喃喃道,“难道我想错了?”


如果赵公子真的与妖怪相交,道士已经被赶走了,赵公子还意外受伤了,不管是表达关心,还是打听敌情,于情于理,那妖怪都该来探望一番。所以剑子等在这里,打算演一出守株待兔。


难道是妖怪发现他们藏在假山,打草惊蛇了?


心念至此,剑子稍稍有些失望,就在这时,他感到自己的左手被重重一握。剑子抬起眼,疑惑地望向龙宿。


假山内洞昏暗,却丝毫不能影响道教先天的视力,他看到龙宿望着某个方向,金眸微微眯起,从书斋那透来的灯光有少许映进龙宿的眼底,折射过一闪而过的锐利。


剑子顺着龙宿的视线望去,风吹过,松风竹影斑斑驳驳,突然,剑子唇边露出一丝笑意,原来如此。


无论风怎么吹,地上的树影始终有一片是不动的。


树上藏了人。

【雁俏车】事后采访公开处刑+上车

霜降:

又到了公开处刑环节,下面是部分老师混杂着血泪的心路历程。


因为时间关系有许多老师已经休息了,采访会陆续补充完整!




石墨挂了,这是telegraph的链接


微博链接




衷心希望各位读者能在看完之后给各位参赛的老师投票,在评论区投出大家心中最厉害的那一位车神!


关于票选结果第一名的车神奖励……奖励待定哦!也可以给提出关于奖励的建议!




谢谢大家!




——待补充的分界线——




第一棒: @剑隐藏锋-林悦 


昨天晚上在群语音和霜降数了数两个人she的次数,把全篇看完,我昨晚确实漏了一次,流风老师炸车现场还梦)遗了一次。


说实话,各位老师的骚操作让我这个第一棒猝不及防(我是对俏俏最温柔的人了)直呼会玩会玩。


葱,霜降,10仔,咸咸相继铺车,没想到流风老师竟然有更骚的,直接把车给炸了重新开。


给老师们打call,雁俏真好磕。


 


第二棒: @葱的一百种吃法 


观后感有四点: 一,爽酱果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尤其是最后一句嘘,注意听有水声,真鸡儿梆硬。


二,雁过无笙太太的断云石,鸡儿梆硬x2嘿嘿嘿。 


三,镜太太的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鸡儿梆硬x3,我要给镜太太表白,射了射了。


四,风风炸车技术很好,完毕。


 


第三棒: @霜降 


首先感谢各位老师再一次合力呈现了如此精彩纷呈的战斗机…


本着学习车技的心态这次接在葱葱的后面,我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坑我!!!我从来没写过什么道具play,恶劣的葱还不许我很快拿出来!!!(强烈谴责)


虐在俏身,伤在我心。


大家在最初看到风风的那一段的时候,语音里一片哀嚎,辛苦开出的车被一句梦境给炸掉了,当时心态就崩了。不过仔细想想,这段剧情为前后衔接起了巨大的缓冲作用,也能让俏俏和大雁好好休息,以备现实里真刀真枪……赞美风风!(风霜组屹立不倒)


再一次赞美后面的几位司机,车技太棒了!跟大噶玩是最开心的!我永远喜欢大噶!


不过我觉得离我这个群主被抓进去又近了一大步呢!


 


第四棒: @壹什 


首先我对我坑霜老师的行为做出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并且由衷地赞美那句嘘——注意听,有水声,简直是神来之笔,神仙写文,希望看在我这么夸奖的份上能把我的万字车免了。


然后我要再向咸鱼老师道歉,我把银燕拉出来的这个问题,处心积虑地坑下家这个行为不好,我反省,幸亏咸鱼老师完美地救回了,我赞美咸鱼太太,并且希望下次开车她在我前面时候不要再给我挖坑了,我真的错了。


然后风老师,一个合格的爆破手和炸弹狂人,直接把车炸飞的操作我给666,并且希望下次我在风老师后面,或者她炸车之前能提醒我,惊喜来得太突然。


镜老师,我不说话,我找找投票在哪,我全都给你。


然后虚仔,虚仔就六个字,多开车,少说话。


最后和各位太太又共乘一辆车真是太美好了,像我这样的不会炖肉还文笔不好,还老是爱搞事的,带我玩真是太好了!鞠躬!我去下一辆车打卡!葱老师等我!


请给我加一句,我真的是个好人,天地良心啊!




第五棒: @雁过无笙 


从第一棒开始就起飞的接龙文是第一次看到,佛珠的各种玩法是真的6。


我看到10发给我的文时,反覆看了两三次都看不出有什么年代背景提示,我只好照古代来写。当时还以为断云石被重复使用,就非常恶搞的想让下棒来个群众视线play。结果车被风太炸了。


还有九老师,专业修车师傅没话说。


镜太太的加速更是瘁不及防,倒数两棒居然还在踩油门,佩服佩服。


最后,雀你不该压抑自己心中的洪荒之力,把油门继续踩下去多好。


 


第六棒: @流風  


當我接過了上一棒,發現居然要玩斷雲石人前羞恥忍耐PLAY,眼看俏俏簡直要被日歪,我立刻決定不能讓前面的老司機們得逞,大雁必須倒楣下,於是決定炸車。


但我不忍心再度坑殺我心愛的阿九,所以炸完後又遞出友好的方向盤(瞧我多愛妳啊阿九)。


但全文看完之後,覺得前面的車操作強硬風騷,後面的車操作甜蜜誘人,兩種風格一次滿足,結束後很愉悅,謝謝組織給我這個機會日俏,哈哈~


 


第七棒: @闲云杯中酒 


 


第八棒: @镜良辰 


躬逢盛宴,不胜荣幸。使雁日俏乃是大业,仍需继续努力。😂😂😂😂😂😂




第九棒: @肾虚子 


刺激!镜太带我体会了一下从未有过的速度!比当初第一辆车还懵逼!


接着就是兴奋!大♂日♂如♂来!


谢谢大佬们愿意带我玩XD


我下一次会努力坑下家的【鞠躬】


 


第十棒: @忆昔闻雀鸣 


就……当我看到了阿虚老师的云霄飞车时,我控诉阿虚老师没有作为倒数第二棒的自觉,并企图扔掉方向盘。


但是阿虚老师告诉我,她只是老人车,前面的老师们更加赤鸡……


然后我就想着,如果前面的老师们都有着一个想要飞上太空的梦想,那么我,不能让各位老师们的梦想坠落叭……


于是我对着油门一jio……为了大噶的梦想!


 


——分界线——


 


以下是吃瓜群众的围观感想:


 


 @白藏 :


吃瓜群众感想:一开始觉得这是一辆加长版林肯,中间差点以为要变成三轮车,结果最后发现这是一艘火箭……


 


 @廷在渊 :


其实还没看完……就忍不住想说了。感觉前面接的很顺畅,这次真的是纯肉啊……而且这么多!


银燕出场惊喜,吓了一跳,然后佛珠断云石十分的……额……助兴……然后看到流风那里我瞬间傻了,诶???一瞬间以为在看另一篇文,原来是做梦……然后看到温皇我笑出来了,随时都不忘带温赤玩儿……


我觉得这个活动真是太好了,福利啊福利,希望多多发扬~~


 


 @mone :


首先恭贺第二次接龙活动圆满完成!这次活动没能参加,不过能全程围(吃)观(瓜)也十分满足。


一回生二回熟。整篇文自然流畅,逻辑严明,真是令人吃惊得质量上乘的一篇好文!只能看到上一棒的连文能做到这种地步真是让人料想不到。


前面几p十分成熟,衔接得无可挑剔,仿佛一人写成!各种道具玩得非常香艳刺激。


中间部分,10太太神发挥,带上牛甩车才是【又惊又喜】。


无笙太太连玩几人play,可惜风风直接炸车,将古代引到现代应该说是全文的高潮部分(带上温仔玩直接让我笑出声,GJ!!给风风点赞)。


“做梦”的设定将古代拉回现代,给后面的几p给予了全新的开始,也可以说是温(富)柔(有)备(考)至(验)了。


但这难不倒后面各位老师,专业修车九不是白白修车的,镜太太果真名不虚传,阿虚老师当真是肾力强健,雀雀的收尾居然还呼应了?


一路跟来,真的处处惊喜,每每惊叹。下次有这么好玩的活动,真想再参加啊(。


 


 @九界前线小记者 


这篇雁俏简直让人射爆!有水声那句简直点睛之笔!银燕出来更是骚操作啊!!!看的让人鸡儿梆硬!总体下来不得不夸一句大雁的肾!从梦里做到梦外!


俏俏更惨了,让人想给他先买个坐垫,估计能几天腰臀不好合不拢腿!结尾看着简直就像车开的引擎炸了,俩倒霉乘客还拉抓着车门一路狂奔下去!不愧是大日如来车!讲究!



雁俏-微博发过了

闲云还珠:

俏如来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处不曾到过的高台,这高台非在实处,云从履下流过,僧袍宽大的袖和轻纱一同在风中猎猎飞扬。
仿佛是夜,而他的视野明亮。
他看到了一只凤鸟。
凤鸟伫立在前方,与他遥遥相望。风这样大,凤鸟的羽翼却丝毫不为所动。
不是泥塑木雕。
俏如来于是知道这是谁了。
俏如来觉得奇怪,明明以雁为号,为什么是凤鸟呢?
他又想,这是梦里啊,于是释然。
俏如来走上前,凤鸟抖一抖翅膀,轻云于翼间氤氲而生。
师兄。俏如来唤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轻而凄切地在风中飘着,尾音只一抖,就散了。
凤鸟却不答,懒洋洋地蜷缩了足爪。俏如来便也趺坐在他身边,洁净的僧袍拖曳在漫长而斑斓的尾羽之间。
一言不发的师兄让俏如来即使在梦里也觉得无从适应,他想着大约师兄化作禽身就无有使用人类言语的能力,又不屑于以鸣叫来交谈,于是格外沉默,但这一切都是臆测,凤鸟只是转过修长优美的颈,以金色的瞳看他。
不如动辄讥讽嘲笑的上官鸿信好相处。俏如来想。
求虐是病,得治。
俏如来想,师尊若在时,与师兄必是另一番光景了。这样想着,心里却没有什么艳羡或者酸意,反而觉得一片空寂,仿佛这样想象出的情形和想象出这样情形的自己,与俏如来无关。
凤鸟仍然看着他,周身不知不觉间浮起星星点点的微光,环绕两人的流云渐渐如丝如絮地伸延开来,若乳色长河般簇拥着他们,俏如来只觉一阵眩晕,清醒时已是衣袂飘举,两肋生风,他低头看去,高台也成了身下遥不可及的微尘。
他想开口,而发出清亮的鸣啸。他吓了一跳,才看到自己雪白阔大的羽翼。上官鸿信正在他身前盘旋着,见他回过神来,便拍一拍花纹繁复的翅膀,旁若无人地向前飞去。

【雁俏车】一炮泯恩仇

布衣荆钗:

真名:当失智的师兄窝在墙角哭唧唧,我该如何拯救他
古代paro,点文车,链接戳评论。
极雷OOC,狗血又俗套,慎入。


接下来是吐槽时间:
  花了一中午改完没保存,一失足成千古恨,又改了一晚上,沃特法。
  下篇等我考完试再说吧,每次写完车想的都是:我以后再也不浪了,然后没几天看着水嫩的偶蠢蠢欲动,我真是贱,下次再写这么长我就是狗好吧!